人手運輸礦石
將斗車內的礦石倒落直
爆破後的情況
英明神武的潘瑞禧先生(中)
坑道採礦山入口,大門標著「安全第一」及「謝絕參觀」字句
運送礦石的臨時路軌
警戒完成後之儀器定檢
化驗員正在化驗礦石成份
馬鞍山礦場內指示牌一《144坑道管理室》(香港文化博物館收藏品)
鑽孔安裝炸藥
鑽孔安裝炸藥
馬鞍山礦場內指示牌─《硝胺炸藥臨時分配室》(香港文化博物館收藏品)
釜石鐵礦場之坑內休息室
重壓填塞大爆破之前準備
60年代的裝填機
礦洞內的風機
爆破後的情境
馬鞍山礦場內指示牌─《放炮規則》(香港文化博物館收藏品)
鑽孔安裝炸藥

潘瑞禧先生─潘伯,1926年順德大梁出生,潘伯可說馬鞍山礦場的「支柱」。除了早期出任選礦廠主管外,亦是礦場的「炮王」,後來更成為礦山長,承擔整個礦場的日常運作。憑銳利的眼光、靈巧的雙手,成就一生志業。

踏入礦場

1945、46年,當馬鞍山還是杳無人煙、草林處處的時候,年約20歲的潘瑞禧,剛脫下軍服,來到香港,就跑到馬鞍山開礦。

我們是軍人,國民黨的遠征軍……退伍後,來到這堙]香港)就到馬鞍山工作,當時我們是從緬甸、印度回來。」

潘伯在大公洋行還未接管經營礦場時,己走進這片土地,先後當過管理員、化驗組的選礦員及「炮王」,最後更成為礦山長,一直堅守每個崗位,與礦場共處半生,直至其結束,見證它的興衰。

由零開始

潘白坦言起初對採礦可以說是一點經驗也沒有,但當時卻有專人指導,協助他踏上採礦工作的第一步。那時採礦、運礦、選礦都很原始,所依靠利用肩擔,一擔一擔送到山腳去。除依靠氣力外,還需要相當的平衡力,試想一下,當時的路非常原始,不像現今的公路,鋪上了石屎柏油之類的東西,只是用沙泥填平就算了。

來到馬鞍山,潘伯加入化驗組,開始接觸礦石,一切就從選礦開始。1957年前是露天開礦,1957年後開始轉入坑道開採,那時礦石的品質參差,為了保障每一次輸出鐵礦的質素,故此需要進行人手選礦。

「當時我們以人手選礦,方法很原始,用18磅大鎚把礦石砸碎,一塊石有十多斤左右重。選礦員初期還要靠眼睛、放大鏡去探看礦石的結晶體,才能鑑定礦石的質地和鐵含量百分比。但日子久了,經過訓練之後,純熟了,手一摸一稱,即知道比例有多少,那些好、那些不好,分得很清楚,手,已有一種感覺,是很自然的事。」

潘伯表示礦場要繼續營運下去,轉入坑道採礦,是勢在必行的項工程,因為以露天方法開採,先要擊破及去除厚厚的泥層和石層,這步驟不但增加開採成本,也很花時間。事實上,一般泥層和石層的厚度佔了五分之四,餘下的五分之一才是鐵礦,唯有利用坑道開採方法,才能直接提高採礦量。

坑道採掘工程

1957年開始,馬鞍山礦場實行一項全方位的改變,就是提升機械和物理應用,於礦場各個適合位置開坑採礦。開掘坑道猶如在一座堅實的山開出一個個門口,工隊就由此開展採礦工作。

進入坑道開採後,化驗組亦隨之解散,成員就轉到礦場其他崗位工作,潘伯作為化驗組主管,也告一段落,緊接下來的,是另一項新挑戰:負責統籌坑道爆破開採工作。

越洋受訓

「砲王」其實是爆破員的俗稱,要當「炮王」絕非一朝一夕的事,要經驗,也要天賦。爆破,是一門危險又專業的手藝,潘伯也投身在這個範疇,並成就一生志業。炮王不如一般礦工只要有氣有力即可,還需要特別訓練和考取政府認可的執照(俗稱炮牌)。

1953年大公洋行與日鐵礦業株式會社簽訂合約,日方向大公洋行提供技術指導,但當時馬鞍山礦場,並沒有中國採礦技術員。1958年,大公洋行在逾50名管工級人員中挑戰了5位,遠赴日本釜石礦山接受半年訓練,當中包括一名負責土木工程、兩名負責爆破工程,以及兩名選礦的管理人員。潘伯正是其中一名負責爆破的管工,他還記得那時有一位同行好友名叫陳球。

在逾50名管工級人員中挑選了5位,遠赴日本釜石礦山接受半年訓練,當中包括一名負責土木工程、兩名負責爆破工程,以及兩名選礦的管理人員。潘伯正是其中一名負責爆破的管工,他還記得那時有一位同行好友名叫陳球。

據了解,日本的釜可礦山與馬鞍山礦山相似,5名管工就被安排到那塈l取經驗,務求達到學以致用。潘伯在逗留日本期間,每天基本上都在礦場堣u作,更有專人陪同,觀摩當地礦場的工作和佈置,學習爆破、測量、繪圖,與日本人溝通主要是看他們寫的漢文。潘伯感到當地不但有完備的開採技術,也發出一套完善的工作體制,潘伯說:

「當地工人均由培訓學校出來,每人每天都會收到上級寫下的工作指示,很多時都不用口令相傳,即可開始工作。另外在受訓時,我甚麼也看,領會別人的測量及爆破技術,他們的爆破也專業,設有專門的研究大學,與馬鞍山相比,誰人也能當礦工,就大為不同。」

學成歸來,潘伯開始協助礦場工程及編排工作,尤以爆破為主。所以如果說余榮業先生是礦場的管理者,潘伯也就是當時礦場工作的實際運作者。不知是否親身體會過日本卓越的開採技術和完善的工作體制,學成歸來後,潘伯便大顯身手,令潘伯更投入馬鞍山礦場旳每項工作,務求做到最好!

高危的專業工作

深入礦洞

採礦的時候,必須探測清楚礦體的形狀,再開適合的坑道。坑道可分為兩類,一類是「交通坑道」,另一類是「採礦坑道」。交通坑道是長時間、固定存在的,而採礦坑道會在採礦完成後被填塞。有關探測礦體形狀和坑道設計工作,則由鑽礦組負責,潘伯也是統領他們的管理層。

爆破

潘伯?爆破主要分四種:分別為「坑道掘圳」、「豎井」、「傾斜坑境」及「空洞採掘」,每次爆破都用上近一百噸炸藥,不容有失。爆破目的是在實心的山中,爆破出空間,讓礦工走進去採礦。前三者的開發,主要是作為內部運送礦石的孔道。而空洞(即礦洞)就是取礦石的地方。潘伯表示,空洞的面積通常約50米長、20米闊,30米高,空洞完成後主要由「礦柱」支橕。每枝礦柱約6米高、10米闊,它並不是人工支架,而是山的一部分,日子一久,空洞和礦柱都會出現移位或落石現象,所以必須盡快採掘洞內的礦源。

對經驗老到者來說,憑礦石的顏色、輪廓出現的轉變,就知曉礦洞內的礦石是否已採盡。當礦洞內的礦石採掘將至枯竭時,便要計劃再進行一次爆破,一方面採盡礦柱本身包含的礦物,更重要的是要填塞礦洞。因為礦洞是在一實心山地中爆破出來的空間,它的存在全憑洞內多條礦柱,岩石會出現斷裂或移動的情況,有突然座落的危機。此情況一旦發生,就會形成一種空氣壓力,全坑道的人都會受到威脅。所以,為了保?礦工的安全,礦洞需作定期檢查,每星期一次,將一些狀況不穩的石塊撬離,同時亦要檢查礦柱有否移動。潘伯緩緩道出了一個簡單又有效的監察方法:

「要探知礦柱的移動,只要在礦柱的罅隙塞入一節膠管,每天拉它一拉。若礦柱下塌趨勢,膠管便會因這種下墜力壓住而拉不動。」

潘伯還道出一個在日本時受訓時經歷。

「曾經有一次,他們不斷開採,沒有理會空間擴大了,結果礦柱支撐不了上面的壓力,空洞突然塌下來,整個坑道的人就沒有了。因為座下來的時候空氣壓力很大,使石塊失去重心,那浮力的程度,好比一塊大概一噸重的石塊,可以像魚一般四處游。」

不容有失的工作

每次爆破前,必須製作出一個詳細的綱領,讓各人各司其職,並編訂一個時間流程,各人必須嚴格跟從。由於每次爆破所用的炸藥,都要從政府的礦務處申請,實在不容有失。而且引爆近百噸炸藥,一不小心會有人命損失。炸藥數量、裝置時間、操作程序、引爆時間,所有都要亳釐不差。準備多時,務必一擊即中。所以潘伯說:

「爆破並不簡單,沒有十年八年的經驗,礦務處不會讓你爆破,即使有「炮牌」(即爆破執照)也不會讓你嘗試,老闆不肯,日本人也不肯,不是他一手訓練出來的人,他是不用的。在那所專門學校、大學畢業,都沒有用,要講求實際。爆破計劃書堙A未來三年、五年的生產量都包含在當中。一失敗了,不只是生產脫了節,更要付上十倍的人力物力去善後。」

潘伯坦言爆破是一件高危的工作,要預計和控制很多環境因素,發生意外亦難以避免。潘伯記得有一次:

「那次的意外其實是在一次爆後發生,有礦工吸入不明氣體,引起暈眩等症狀,但後來大家卻無恙。因為當時坑道堶情A聚積了不良氣體,而那些氣體都比空氣重,沉積在低的地方。當空氣一流動,蘊藏在其他空氣不流通坑道的氣體,便湧出來了,人們吸了,就變得『暈舵舵』。」

幸好那次只是輕微的意外,沒有死傷。潘伯隨即慨嘆,無論那個年代,「搵食」都是艱難的,即使這個礦場也不例外!

毒氣探測員:相思雀

每次進行大爆破後,得出的礦洞大約可供開採5-6個月,所以每年大概只會引爆1至2次。而每次爆破後,礦工都需要停工兩至三天,以進行一連串的檢查,確定內埵w全,才能動工。

「爆破完後,內堨i能會含有毒氣體,如NO2、CO2。待洞內通氣完畢後,需要先帶上氧氣筒、呼吸口罩才可進入礦洞檢查。另外,一定會帶著『青書仔』入洞。那些『青書仔』的敏感度很高的,一遇毒氣,他們的毛就會全悚起來。你們可注意到,現在美國一些運有毒氣體的船,會在船上掛上幾籠『雀仔』。因為人要測試毒氣,要靠操作才得出結果,但牠卻不需要,牠憑本能就知道。』

所以潘伯認為,不論科學多進步也好,古老皂方法還是最有用,而他所說的「青書仔」就是相思雀。

選礦廠推動生產

在60年代,礦場生產進入高峰期,採礦是一項爭分奪秒的工作,所以亦曾經一度出現日分三班的全天候工作安排。在加快出礦速度以外,提升礦物質素也同樣重要,所以在1961年開始挖掘110ML運輸坑道。

辛苦採來皂礦石,即會被送到選礦廠進行篩選。工人會用斗車,收集在礦洞內開採所得礦石,並沿路軌將之推倒入豎井,沿豎井下達設於110ML坑的火車卡。火車滿載礦石後,即被啟動往選礦廠。選礦廠到礦石後,會把礦石逐步壓碎,用大磁石一吸,那些就是精礦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