鞍山天與地
馬鞍山區的海陸變遷
近年馬鞍山地區的考古收穫
馬鞍山的植物世界
馬鞍山的老建築
滄海桑田

馬鞍山的老建築

首頁 > 鞍山歲月 > 《馬鞍山風物誌:鞍山嵗月》 > 鞍山天與地

溫家村

在礦區尚未開始經營的時候,已有人定居在青蔥的馬鞍山上。在嶺南地區,把房子蓋在山上是比較少見的。最早遷居香港的族群,多選擇在平地定居。鄧族於十二世紀在肥沃的錦田、屏山落地生根,稍後遷來的文姓、廖姓、彭姓等大族,大都聚居於平地,沙田或山間之平谷。而後遷來的只定居在面積越來越小的平地。不少在西貢或荃灣定居的,都需要在山地上建房立村,開墾田地。因為地理條件的差劣,及遷居的時間較短,這些村子的規模較早期遷居的村子為小,十來戶的村子已經是相當的規模了。

 

馬鞍山上的溫家村,亦是這樣的一個聚落,雖其規模亦不過十來戶,歷史亦不過百年,溫家村卻是一個頗具特色的小村。 (圖一) 這山上的小村位處海拔二百餘米的山地,可能是全港最高的村落。溫家村先祖在馬鞍山上找到這一塊平地而定居下來,亦帶著一絲與世無爭的意味。雖然村子建在山上,溫姓開基祖對於村子的風水要求卻一點也不鬆懈,溫家村的風水一點也不遜平地的村落。村子後方有一小山頭,擋著背後的煞氣。 (圖二)

 

進村的路上,必須跨過一條由山泉匯集而成的小溪。這小溪繞著村子的左側,由前右方流離村子,是護村的風水溪 。(圖三) 這溪水在實際上,也有提供水源的功能,這風水的格局,玉帶環腰,主貴,也表現開基祖對於後代的期盼。小溪一側,兩株古樹也具風水的意義,如今卻成為了古村的標誌。 (圖四) 田野工作者都認為有參天古樹的地方,必有古村落,溫家村也不例外。兩棵老樹,也為溫家村增添了不少古樸的意境。

 

溫家村一列十七間房子,都是青磚結構,高門大戶,顯見開基祖亦是殷實大家。 (圖五) 這些房子的外型都是十分簡單。正中凹斗式的大門的長條痳石框著,這正是嶺南的典型建築風格。屋簷下的彩繪雖然已經剝落,昔日的光彩,卻如眼前。 (圖六)

 

房子內的佈局與其他新界中型村屋沒有太大的分別,室內的後半部,隔成上下兩層。下層的前方是祖先神龕,其後是密實的房間,而上層則多為貯物之用。 (圖七) 屋面離地頗高,形成一個比普通村屋寬敞的空間。這麼一排村屋雖是新界常見的小村佈局,但房子的基本結構完好,室內的佈置亦保留往日的規模,再加上風水格局的獨特,溫家村應是新界少見的「原汁原味」的小村風貌,具有高度保存價值。

 

聖約瑟堂、修道院、小學

聖方濟會秉承聖方濟濟世助人的精神,在馬鞍山礦區開義學,救濟礦工,開展教育、婦女及醫療工作。最早在馬鞍山上工作的聖方濟會傳教士,是比利時籍的胡文義神父,在短短的三、四年之間,把小山頭夷平,蓋上了一個小教區,包括了聖堂、修道院、道理所、神父的居室、辦公室及聖約瑟小學。這教堂宛如一個世外桃源,昔日聖詠悠揚、書聲琅琅,如今卻無法聽到,然而,胡神父努力經營的建築群,仍企立山頂,見證了過去傳教慈惠工作的艱苦,也為了我們留下了一組十分獨特的建築群。 (圖八)

 

最早建成的是聖堂及神父居室、辦公室, 1952年落成啟用。聖堂的建築採用簡單的歌德樣式,平樸實用。 (圖九) 雖然無法知道誰是建築設計者,但可能是胡神父自己設計策劃所有的建築建造,聖堂外身十分簡單,入口的山牆上有一小鐘樓,掛上一口據傳在中環老建築拆下的百年銅鐘。大門以歌德式的尖拱門框,門外有一個以兩柱撐起的門廊,這都是一個小教堂的常見設計,山牆上的十字架更是顯明天主教的象徵,柱子的柱礎紋飾在聖約瑟小學都能見到,三角幾何的設計在歐洲建築中並不多見,應是胡神父自已創作。 (圖十)

 

作為一個小教堂而言,此聖堂的內部是相當寬敞,混凝土的結構在天花面上形成有序的節奏,聖壇的一面以平緩弧拱十分有效的將聖壇的位置表明清楚。 (圖十一) 在入門口的一邊則是一個一層樓高的平房。 (圖十二) 在規模較大的教堂中,這應是擺放風琴的位置。在聖約瑟天主堂中,這平台則安放告解室 (圖十三) 。教堂內部雖無裝飾,簡單樸實的空間亦塑造了肅穆的氣氛。在天主堂附近神父樓,辦公室及聖約瑟小學亦是十分簡單實用。 (圖十四) 建築物都是混凝土結構,而柱間的牆壁則是以土磚砌成。 (圖十五) 這建築在新界是相當普遍,這建造技術要求不高,因此建造應該相當快而經濟。窗口都以歌德式尖拱框起,增加建築的宗教氣氛。

 

隔著一個手搖電影場,或是小學生的活動操場。離天主堂小學五百米外,在 1954年又建造一座可容納七位修女的修道院。修道院有三個組成部份,一個禮堂、一個聖堂及修道院的房間。 (圖十六) 這些建築圍繞著一個院落,而入口處上有一個聖龕,其中有一聖母像,似乎在俯視著進出門口的修女及信眾。 (圖十七) 進入了四合院的左邊,就是修道院的聖堂,在入口的廊上,亦有一個可掛小鐘的小龕。 (圖十八) 聖堂門口西側的聖水缽,砌入牆身,十分簡潔。 (圖十九 二十) 堂內的木椅仍在,聖壇亦有簡單的木刻屏風裝置。在一所小修道院有如此規模的聖堂,亦是十分難得,四合院的右邊則有禮堂,可能是後來再建成的。禮堂與修道院之間有一小室,可能是作為診所之用,此室的主壁上有一些色彩仍然十分鮮明的圖案。 (圖二十一) 大概是以模板(stencil)刷上牆壁的。圖案有十字架葡萄及I H S三個英文字母。 (圖二十二) 中間頂上的位置則有一組五個小天使的頭像,十分可愛。I H S乃拉丁文的縮寫,意思是耶穌,五個小天使圍繞著半圓的圖案,中門間也刷有I H S三個字母,此室是不是修道院的診所,已不可考,然而地上零散著的藥箱、書籍亦可證明這房間曾為診所。

 

馬鞍山礦區中的這一組宗教建築,在歷史上及建築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。在歷史上,一個為照造顧當時貧窮無依的社區,用不多的經費,數名神職人員的力量,能夠建立一個十分完善的建築群,來照顧社區中教育、醫療及心靈的需要,實在是十分難能可貴。

雖然這些建築都不是裝飾華麗、用料昂貴,但其合理的設計,實用空間,及少許畫龍點晴式的裝飾,都展現了自發自力建築的風格,這在香港是十分罕見。可貴的是,這建築都是十分完整,稍作修整便可以便用,這也是保留這些建築的重大意義。

 

信義會恩光堂

與天主堂隔著相對的另一個山頭上亦屹立著一座基督教堂。 (圖二十三) 此堂為香港信義會在 1952年6月建成,時間與天主堂不相上下,是香港信義會的第一所自建禮拜堂(馬鞍山風物誌,p79),名為恩光堂,在建堂之前,賈承振牧師己經開始協助馬鞍山村內礦工的生活。

 

禮拜堂的建築比較簡單,主要是因為當時經濟比較貧乏,而多數經費都是為著救濟礦工之用。恩光堂的正面設計與天主堂的設計十分相似。 (圖二十四) 山牆最高處有一小鐘樓,正門亦作尖拱形式,唯一的分別就是少了一個門廊。禮拜堂內部份亦是一個簡樸的空間,不及天主堂內部空間的豐富。在禮拜堂的前方,亦有木欄及兩級梯級,把祭壇的位置分別出來。 (圖二十五) 屋頂的結構則是簡單桁架,應是後期重建的,室內比較特別的是禮拜堂內的壁畫,十分生動表現了救世主耶穌的慈愛及聖徒為祂的羊的信息。恩光堂的範圍內亦建有小學及幼稚園,如今與禮拜堂一齊全被賦予一個新的用途:信義靜修中心。如馬鞍山上其他老建築,恩光堂亦是一具豐富歷史價值及建築意義的馬鞍山文化遺產,十分應該保護維修,成為馬鞍山歷史見證。

 

 

題辭
當年情
別有洞天
鞍山天與地
馬鞍山三寶
後記
附錄(一)
附錄(二)
參考書目
鳴謝